《康健雜誌》李怡如:正念瑜伽,讓痛了20年的我能夠單腳站立

已更新:7月27日


兒時遭公車輾過右腳、就讀專科時從舞台跌落,從小我的骨盆就是歪的,右腳踝也一直軟弱無力,儘管不影響日常生活,但疼痛總在天氣變化、勞動較多時,像不定時炸彈般,一再用發燙、隱隱作痛襲擊我。


頂樓上,站在瑜珈墊上進行正念瑜珈伸展的人

疼痛來襲,心也掉進黑洞


20多年來,每當痛楚從骨子裡竄出,我除了無力感,心裡更多的是惶恐、害怕——「難道我一輩子就只能這樣痛下去嗎?」這無解的難題,不斷折磨著身心,我經常掉進這個情緒黑洞,無法抽身。


我也曾努力改善,認為「身體強壯了,應該就不會痛了吧!」因此我奮力跑步,看到書上說,瑜伽對骨頭、脊椎很好,我就在瑜伽課堂上努力地硬壓、折扭我的身體,結果回家痛到躺在床上動彈不得。


後來雖然知道做瑜伽應量力而為,但心總是靜不下來,每次上課時,身體忙著做動作,腦子卻也沒閒著,不斷自我評斷:「你為什麼做不到這個動作?」「你就是沒辦法運動的人吧!」「如果小時候沒受傷就好了。」「為什麼從小就要受這種罪,是不是上輩子做了什麼壞事呢!」⋯⋯



和疼痛做朋友


一直到3年前,我接觸正念課程,透過覺知呼吸、靜坐、身體掃瞄、正念瑜伽伸展、行禪等不同方式,練習對每個當下的自己沒有評斷,受益不少。


其中感受最深的是正念瑜伽伸展


我帶著過去對於瑜伽課先入為主的印記上課,當腦子升起如同以往的念頭時,嘗試著以不評判自己的想法、情緒、身體,而只是感受去面對,彷彿看電影字幕般,只是靜靜待著,沒有評斷。


這次我沒再逃開,和糾纏我20多年的慢性疼痛,一起做瑜伽。


結果讓我又驚又喜,過去我總覺得自己骨盆歪斜、腳踝受傷,所以很多瑜伽動作我做不到,例如需要單腳站立的瑜伽動作「樹式」,就一直卡關,但在這一堂正念瑜伽伸展練習,我不但做到了,還停留1、2分鐘。


我深刻體會,正念練習讓我泰然地與疼痛在一起、而不與它們對抗,唯有涵容接納、面對自己的身體限制,心裡才能自由。


從此,我改變了與疼痛部位相處的態度,無論是瑜伽中、生活中,當痛感出現時,我可以像疼痛的好朋友一樣,沒有評斷地與它們在一起。我也開始做一些正面積極面對疼痛的事情,例如求助整骨師的協助,讓喬骨頭和做瑜伽相輔相成。


更且,透過正念打開我與身體對話的大門,我愛上做瑜伽,不是特定派別的瑜伽,而是深信「每個人的身體狀況都不相同,每個人都有適合自己的瑜伽方式」,現在,每天我都用自己的方式,好好呼吸、好好做瑜伽。甚至後來我接受師資認證培訓,成為瑜伽老師,想以此與更多人分享正念的美好。



撰文|林慧淳《康健雜誌》2016.11.第216期
推薦|最新課程活動
26 次查看